Baroness1

【谭赵】监护人(六)

小沚:

人称清和:



李熏然面无表情地看着谭宗明对着眼前的中学生嘘寒问暖,正在用眼神书写一行大字“你当我是死的吗?”




好在对方度过了最初几分钟的手忙脚乱之后,依旧记得得体而礼貌地跟自己道谢。




被谭宗明拍了一下肩膀示意离开的赵启平回头冲李熏然做了个鬼脸,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收到了自己的回应后才心满意足地回过好好走路。




两个人看上去年龄差不太多啊,李熏然坐在办公室转着笔发呆,怎么会是赵启平的监护人呢?




 




赵启平坐在车里发呆,谭宗明也想发呆,可是他在开车。




把小半张脸都埋在了围巾里的少年看着窗外迅速倒退的霓虹,突然想到了自己白天看到的景象——明明前一秒还活生生地站在自己对面的人,下一刻竟然就变成了一堆散落在地上令人发怵甚至是令人作呕的肉块。




赵启平微微仰着头,把猝不及防在眼眶里蔓延的温热液体强行逼回去,手却不自觉地攥紧了校服的布料,微弱地发着抖。




 




爸爸。




妈妈。




 




谭宗明在安全范围内将车开得比平时快了一些。他担心坐在他旁边的小伙子饿了,也担心他会因为耽误太久而做不完功课没办法早睡。




可是他最担心的事情是赵启平被白天的事情吓到,再怎么早熟他也只有十四岁。然而不论怎么样,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其实是给他的小伙子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宽慰他也好,安抚他也罢,总而言之那是他打心底里几乎是发自本能要做的动作。




“你的手机怎么会没电?以后另一块电池你也随身带着,”谭宗明看了眼用后脑勺对着自己的赵启平,说道,“不然太不方便了。”




“好。”




“对了,”谭宗明问道,“刚刚那位警官是怎么知道我的号码的?”




“我告诉他的。”赵启平说。




“手机不是没电了吗?”




“我记住了啊。”赵启平没有多想便脱口而出,几乎是同时就觉得不对劲。他转头去看谭宗明,果然看到了一条大尾巴狼笑得洋洋得意,少年兀自气得牙根痒痒,又有些莫名地赧然。




老油条,老司机,老流氓。




赵启平撇了撇嘴,再一次把脸转向窗外,活生生晾着谭宗明说了半小时的单口相声。




 




“菜都凉了,你先去换衣服,我热一热。”




赵启平进了房间就闻到了饭菜香气。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又饿了那么久,就算平时,吃了晚饭几个小时后之后也会饿得前胸贴后背,到了夜里甚至想把谭宗明给下锅炖了吃。此刻的他哪里来的耐心饿着肚子换衣服,闻着浓郁的食物香气眼巴巴瞅着谭宗明把一道道的菜挨个热一遍?




还没等谭宗明把话说完,穿着制服的中学生早已经一把撸起袖子拿了筷子狼吞虎咽地站在桌边,弓着腰把菜往嘴里倒。




“你不能等一会吗?”谭宗明吓了一跳,以为赵启平质变了,“这么凉伤胃!”




赵启平的嘴已经被食物塞得满满当当,一边点头一边嗯嗯地敷衍着,手却不停歇地夹了一筷子肉往嘴里送。




“你胃疼,我还得送你去医院。”




“我不去医院。”赵启平听到“医院”两个字,顿时胃口全无。他咽了嘴里的食物语气平平地说。




 




谭宗明自知失言,心里说了一句糟糕,赶忙干咳一声心虚地没话找话说,“我再给你做个汤吧?”




赵启平正喝着水,闻言放下杯子抬起眼看着谭宗明。他的眼睛好像沉睡的湖泊一般沉静幽深,谭宗明只和赵启平对视一眼便害怕深陷进去一般,赶紧移开了视线。




那是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的凝视,谭宗明叹了口气,他不知道此刻的赵启平心里在想什么,他甚至隐隐有些担心,是不是又要回到当初如履薄冰的日子,是不是赵启平好不容易略微敞开一点的心门又要哐当一声合上。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自己要怎么办?




 




今天赵启平经历了太多不同寻常的事情。从死亡到警察局再到医院,无一不在重复着当初他失去双亲的时候所走过的轨迹。




谭宗明捕捉到了他一闪而过的阴郁表情,竟然有些紧张,下意识捏了捏自己的右手臂。这个动作被赵启平用余光瞄到,少年好像被人一拳打在了心脏,棉花一般凹陷了一个弧度,一时半会也缓不过来。他索性破罐子破摔,屈腿坐在地上,把脑袋埋在臂弯里,悄悄地让眼睛里流出来的温热液体浸湿了校服外套。




“启平?”谭宗明跟着蹲下来,有些慌乱地摸了摸赵启平的脑袋。很好,他没有躲避,更加没有把自己的手打开。




冰冷生硬的杨过逐渐被自己融化,变成了平和的张无忌。




可是张无忌并不理会他的问话,只管把自己的脑袋埋起来呆坐着。




谭宗明没话找话,“那个......你作业写完了吗?”




赵启平闷闷的声音响起,却不是在回答他的问题,“你转过去,背对着我。”




谭宗明不解地照做,不一会便感觉到,少年将脑袋靠——不如说是砸在了他的背上,接着发出了压抑哭声。




 




哎,启平啊。




谭宗明的内心顿时变得酸楚不堪,无声地叹息。






评论

热度(551)

  1. 只是忆江南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 转载了此文字
  2. 桃冗芳华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3. Baroness1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4. 微笑的雨尘2011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5. 微笑的雨尘2011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6. sitianmao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7. 大胃王的小土豆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6
  8. 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9. 白露未晞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0. 那年爱上他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1. 楼诚满满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2. 魯魯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3. 春风十里修罗场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4. 小沚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